木兮娘 - 4.俄罗斯套娃04 城市异闻录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眼前的男人长身玉立,半块猪头面具遮住脸但露出下巴。下巴线条匀称流畅,可以看出脸型很好。眼睛如墨玉,看人的时候仿佛能够把人吸进去。杨元一握住他伸到面前的手,有些冰凉干燥但很舒服。他被拽进房间里落地,收回手。

    杨元一:“你是‘monster’的社长?”

    “魏延卿。”魏延卿报出自己的名字,看了看杨元一全身,没发现伤痕便将目光投注于狼藉的房间里。“你怎么知道我是社长?”

    杨元一:“孙老和王小宏都说过社里包括我在内共有五个人,社长没有算在内。我见过其他人,唯独社长没有见过。”顿了顿,续说道:“我叫杨元一。”

    魏延卿:“我知道。”

    杨元一听出他的声音就是两次来推理社,在门口传声筒听到的那把声音。虽然经过电流转换之后音质有些不同,但还是能分辨出来。供桌上的香炉等物被打翻,还好牌位完好无损。杨元一将牌位抱在怀里擦干净。

    魏延卿瞧了眼他手里的牌位,挪开目光微微叹息,没来得及劈碎。倒在碎裂的桌子下的俄罗斯套娃动了动,从里面爬了出来。

    杨元一想起刚才见到的阿正腐烂的头颅,就觉得刷新他的世界观。他问:“这是什么东西?”

    魏延卿高高抬起长腿猛然砸下去,一阵巨响过后,俄罗斯套娃中间凹陷了个深坑。套娃发出‘咯吱、咯吱’令人牙酸的声音,像腐烂生锈的机器齿轮艰难转动时发出的声音。

    魏延卿继续踩,踩出数个深坑,套娃里面又发出‘呼哧呼哧’的吼声。

    杨元一上前看两眼才发现那些被踩出来的深坑不是套娃凹陷,而是直接穿透前面的材料。这些黑色的深坑里慢慢渗出新鲜的血液,隐约可见一具略微肥胖的躯干。杨元一拉住魏延卿,表情惊异不已:“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魏延卿:“俄罗斯套娃。”

    杨元一:“我知道。但普通的俄罗斯套娃里面没有躯干和腐烂的头颅,更不会试图追杀我。”他按压着额头,觉得自己应该抹点清凉油冷静。

    魏延卿蹲下身,按住俄罗斯套娃的嘴巴猛然往两边拉扯,‘咯嘣’一声直接掰成两半。手法极为暴力,还将里面的头颅拉扯出来。套娃被拆开就失去行动能力,而原本狰狞的人头也立刻失去生命力静止下来。

    魏延卿看了眼杨元一,说道:“听过俄罗斯套娃的都市异闻吗?”

    杨元一迟疑的点头:“王小宏说过。”

    魏延卿:“异闻和传说会具象化,原本存在于传说和想象中的恐怖传闻表现出实体,真实存在于都市中。”

    杨元一:“这就是那个贵族少女被分尸藏在俄罗斯套娃里面的恐怖传闻?里面是贵族少女的尸体?”他看着被魏延卿拽出来又扔回去的头颅,表情平静的说道:“这是阿正的头颅,昨天晚上被杀的,住在我隔壁的小孩。”

    他蹲下来,仔细查看确认是阿正的头颅。因为在高压锅中蒸了会,所以面容有些模糊。“今天早上还被警察带走,居然中途就跑到这里来了?”杨元一抬头,询问:“不对,这是阿正,不是传说里的贵族少女。”

    魏延卿:“没说他是。你不感到惊讶,也不觉得害怕吗?”

    杨元一:“我很惊讶所谓异闻会具象化的事情,这也属于异闻。”至于害怕倒真没有,从小到大,他就缺少根恐惧的神经。

    “的确是异闻。”魏延卿收回目光,走到门口将房门打开,外面是吴畏和王小宏。王小宏躲在吴畏身后小心翼翼朝里面看,两人都看到魏延卿脸上的猪头面具,神色顿时怪异。“都进来。”

    吴畏看了眼地上狼狈的俄罗斯套娃,眉头微微一皱:“越来越猖狂。”

    王小宏点头:“就是!太猖狂!”他探出头来扫了眼又缩回去,“外来的城市异闻就是麻烦,没有搞懂这边的规矩就胡乱杀人。跑到N城不先拜码头倒还敢上门来挑衅!”

    魏延卿淡漠的扫了他一眼,王小宏整个人就都缩在吴畏身后不敢再说话。魏延卿没打算放过他:“王小宏,你来社里差不多两年,两年来胆子越来越小,逃跑的速度反而越来越快。人新来的都比你镇定,比你冷静。”

    王小宏不敢反驳,他就是胆小,见到那些东西没法控制的逃跑尖叫。

    魏延卿:“我接到新的消息,不能再让那东西跑了,不然麻烦。”

    吴畏:“我去收拾。”

    魏延卿:“不用,我去。杨元一,你跟我一起。”

    杨元一懵了下,很快反应过来并应声,只是他有点疑惑:“这不是那个异闻?”

    “那东西狡猾,藏起来至今没现身。”魏延卿随意解释了下,看了眼杨元一混乱的房间于是说道:“你这房间没办法住人,先搬来三楼。”

    杨元一:“好。”他没多大想法,虽然孙老和王小宏一再强调过三楼和四楼别上去,但他以为三楼是魏延卿的私人场所。既然魏延卿同意他上去暂住,那就住。别的想法是没有的,毕竟他正在守寡。

    吴畏看了眼魏延卿脸上的面具,再看了眼杨元一,默默移开目光。他身后的王小宏在心里大呼:哦豁!

    杨元一把行李收拾好,抱着先夫魏兰亭的牌位上三楼。三楼的分布格局跟二楼没有多大差别,魏延卿领着他进入靠楼梯的一间房,说道:“先住这里,过两天让孙老把楼下的房间收拾,再住进去。”

    杨元一很满意:“谢谢。”

    他率先把牌位放好,魏延卿盯着牌位上面的照片,抽抽嘴角撇开目光。“今晚就出发去抓那只东西,你准备好了吗?可能会有危险。”

    杨元一有些迟疑:“孙老说过我的工作类似于文员,只需要记录案件过程,查找出共同点以及寻找资料记录成档案就好。”

    魏延卿:“你要是害怕冒险,也可以拒绝。”

    杨元一沉默着摆放好所有东西,最后说道:“我不害怕……事实上还有点好奇,挺有意思。”他露出略腼腆的笑:“如果只是记录资料的话可能会有点无聊吧,况且我也想尽快抓到那些形成实体的怪物。而且那只套娃的目标是我,就算我不主动,它也会来找我。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

    魏延卿深黑色的瞳孔里倒映着杨元一的身影,深深的注视着他。突然伸手盖住他的头顶,不到两秒又放下,轻声说道:“我会保护你,你不用怕。”

    杨元一微怔,旋即笑道:“谢谢社长。”

    魏延卿轻咳两声:“先这样,准备好就下去吃午饭,下午六点钟我来接你。”杨元一应了声好,而魏延卿说罢便转身离开,在二楼遇到孙老。

    孙老问他:“杨元一的房间被毁了?我这就让人上门来修整,或者打扫另一间房给他住。应该晚上就能好——”

    “太吵。剩下的两间房都在我楼下,不管是请人上门修整还是让他住进去都太吵,影响到我休息。”魏延卿的食指轻轻按压额头,眼中略显疲惫。他是特殊情况,需要时刻处于极为安静冷寂的环境,以及大量时间休息。

    昨天的维修打扫确实吵到他了。

    难道住隔壁就不打扰了?孙老面无表情,眼球浑浊,但世故的点头表示理解且没再提这事。魏延卿喊住他,说道:“杨元一问起的时候,你就说——”

    孙老意味深长:“社长,我懂。”

    魏延卿奇怪的看了看孙老,随即点点头应了声,然后踱步下楼。

    杨元一下楼到餐厅吃午饭,发现魏延卿脸上还戴着个面具。等他吃完离开的时候,杨元一禁不住好奇的询问坐在身侧的王小宏:“社长一直戴面具?”

    王小宏:“不。我第一次见。”

    杨元一:“什么?”

    王小宏从吴畏手底下抢到最后一只鸡腿,十分心满意足,于是很有耐心的回答杨元一:“社长以前不戴面具,也不会出现在餐厅跟大伙一块吃饭。因为我们会影响到他,而他也会影响到我们。”

    杨元一感到奇怪:“有什么影响?”

    “晚上做噩梦。”王小宏边啃着鸡腿边回答,答案有些古怪。杨元一听完还以为王小宏开玩笑,他发现王小宏很畏惧魏延卿。

    王小宏抬起油腻腻的爪子想要搭上杨元一的肩膀,被后者眼疾手快的格挡住,于是讪讪笑道:“晚上睡觉的时候你就会知道,反正我佩服你是个狼人……不,你是狼火!”

    不仅敢于住在社长隔壁房间,还勇于献身。简直是新一代狼火!多加三点以示敬意。

    吴畏和夏兰岚很快就吃完午餐,听到两人间的对话都把目光投向王小宏,后者捧着脸笑,完全藏不住心思,一看就知道什么秘密。他俩对视一眼,悄悄将王小宏架走。最后餐桌上只剩下杨元一和安静缓慢喝东西的孙老,孙老面前放着个碗,碗里全是绿色的流质食物。

    孙老抬头说道:“厨房里有牛奶、核桃粉和桂圆,晚上吃点这些不容易梦魇。”

    杨元一笑了笑:“谢谢。”

    但他没当回事,因为近几年来他根本不做噩梦。谁知下午午睡的时候还是做了个噩梦,梦里是幽深黑暗的深宅院落,院落尽头有个白衣男人背对着他。

    他喊了几声,那人没应。他不受控制的上前,絮絮叨叨的说话,绕到正面见到他的脸——长着张小猪佩奇的脸!

    杨元一猛然惊醒,拍着胸口:“噩梦。”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