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月明猪有肋 - 1.第一章 千金一诺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8月30号研究生新生报道。陈诺耷拉着个脑袋拖着个行李箱进宿舍的时候已经快6点了,走廊里狼籍一片,所有人都已经风风火火得整理了一天安定下来,也就陈诺一个人这么晚才过来。

    宿舍是四人一间的,但是陈诺宿舍只住三人,陈诺进了屋环视了下,另两个已经来了,所以床铺都收拾妥当了,但是写着自己名字的床铺也已然整理过了,陈诺伸手摸摸床褥被子,还是暖暖的,约莫是刚刚晒过的,于是轻哼了一声,这人倒还算有些良心。

    已经来的两人正在宿舍里聊着天,见到陈诺来了便热情地凑上来打招呼,一个高高瘦瘦的叫宣萱,另一个比较丰腴的叫裴晓露,两人告诉陈诺是一大早有个叫“许子寅”的帅哥学长来替她收拾的,裴晓露是本校的直研生,说早就听说许子寅学长疼他的小师妹,今天一见果然如此,然后横横竖竖头头脚脚地将许子寅夸了一番。陈诺一听小脸一沉,突然翻脸不认人了,行李一丢鞋子一踢嗖嗖就撺掇到了床上,自顾自拿出笔记本开始上网起来了。

    两人一股热情活生生浇灭,脸上难免尴尬,再问什么陈诺均是一副不愿搭理的样子,于是两人相视无言了许久,借口说有事便出去了。没过多久楼道里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然后宿舍门急急被推开。陈诺懒得举头,就抬眼往门口望了一眼,来人很高,大概有一米9的个子,上身格子白衬衫,下身松松垮垮的运动裤一边走一边荡着,一手插着口袋,一手装腔作势地在大开的门上轻轻敲了敲,吊着个眼角看着陈诺,嘴角微挑噙着抹笑。

    陈诺收回目光,不等来人开口便冷冷道:“不和你吃饭。”

    门口的人哭笑不得,缓缓走进宿舍:“我的陈诺姑奶奶,我一大早就来这里给你收拾,上蹿下跳了一天,你就连个笑脸都不肯赏我?”

    陈诺在心中翻了个白眼:“许子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上蹿下跳是哆嗦给谁看的?我人还没来呢,你倒是眼线一个个都埋伏安插好了,把你夸得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你以为你那些荷尔蒙是观音姐姐的琼浆仙露,逢人便喷啊?”

    “我要想安插眼线还能让你一眼看出来?”许子寅笑道,“我早都替你调查过了,这两个人都是认真乖巧的主儿,从今以后就任你作威作福了,今天又都替你都打点好了,怎么样,这“一条龙”服务够意思吧?还有,不瞒你说,你师兄我的荷尔蒙那是与生俱来自然而发的,我也不想欺骗这么多少女的芳心啊。”

    “啊呸呸呸,你也只能骗骗那些个无知少女!”

    许子寅踩了床下的横杠,轻轻一跃身子就趴到陈诺床上了,陈诺吓得将电脑一合,差点要砸上去,忙叫道:“你干什么!”

    “让你近距离感受下我的与生俱来的荷尔蒙。”许子寅手撑在床沿上,一张俊脸笑得灿烂:“怎么样,你看你都沉醉其中主动把电脑都合上了,别不好意思了,赶快下来跟我出去吃饭吧,我请客你最爱吃的,糖醋小排?红烧猪蹄?”

    陈诺拳打脚踢把许子寅赶下了地,愤愤回道:“你离我远点,你这只禽兽。”

    许子寅翻了个白眼:“我就不小心亲了你一下,你至于吗?”

    “就亲了一下?!还不小心?我的脸面积就有这么大?”陈诺撇了撇嘴道:“你许子寅自己喜欢同别人交换口水,就以为所有人都稀罕啊?现在地球这么危险,又是SARS又是禽流感,谁知道在你肚子里有没有什么新的变种培养成功!”

    “好了好了,”许子寅无奈道,“我知道你就是气我在林羿面前亲了你一下嘛,我那天喝醉了酒谁会当真啊,明天你师母叫你去吃饭,林羿也要回来的,你又能见到你林师兄了,可以消消气了吧?”

    陈诺吐了吐舌头,道:“你这抛砖引玉的砖也太大了,你早说那这句话不就行了。”

    许子寅最终还是没劝得陈诺和他去吃饭,悻悻走了,陈诺看着许子寅的背影消失在门外,打开电脑继续上网。

    其实事情要从去年陈诺开始考A校金融的研究生开始,林教授是A大金融系的一把手,主掌考研生杀大权,陈诺早打听好了费尽心思靠着三寸不烂之舌终于打进了敌人的内部,林教授夫人沈老师是A大中文系的,陈诺以前也是学中文的,沈老师打小就希望自己儿子继承衣钵,可惜人家偏偏进了数学系,现在一见陈诺简直恨不得将陈诺塞进自己肚子重新剖腹一次。于是陈诺整日在林教授家里接受内部辅导,最后终于改造成功,跨入了A大金融系的大门。

    陈诺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林羿的时候,他是被林教授召回来给自己教数学,陈诺数学极差,所以林羿从最简单的导数讲起,讲完后抬起头来挑眉看了眼陈诺道:“还有什么问题吗。”

    林羿那日穿了最简单的白T恤休闲长裤,但是整个人却是说不出的俊逸逼人,金丝眼镜架在骏挺的鼻梁骨上,闪着色泽温润的光。陈诺望着林羿出神,不禁愣愣回道:“我有一个问题……”

    林羿点头示意陈诺提问,陈诺痴笑着开口道:“师兄你有没有女朋友?”

    林羿毫不犹豫地回道:“有。”

    陈诺心里一紧,马上问道:“那她是什么样的?”

    林羿再抬头看了陈诺一眼,回道:“和你完全不一样的。”然后将书翻过一页,“既然没有其他问题,那我就继续讲下一章。”

    说完仿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平静地继续讲起了下一章节。

    陈诺咽了咽口水,瞪着林羿一阵无语,她是应该感到万分荣幸吗?如若她是一见钟情,那这大概会是有史以来世界上最快捷的一次失恋吧……但是问题是她还根本没上升到求爱高度,虽说花痴是一种病,她很可能当时病毒泛滥了,但是就算你是卡巴斯基也不带这么主动防御的吧?

    陈诺郁结了,你偏偏拒绝的这般潇洒,我偏偏不遂你的愿。陈诺心里的小算盘啪嗒啪嗒全打得好好的,虽然许子寅说了,人家林师兄的女朋友那是若比莲花花亦羞的,虽然许子寅又说了,挖人墙角是会断子绝孙的。但是人家女朋友再美,那也出国去了远在千里之外,只有一张照片看看,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人家是平面的,自己是立体的,连林羿自己都说了,二维是落后的,三维才是正道,当然在引用这段话时,陈诺已经完全忽视了这是林羿在教她立体几何时才说的。而断子绝孙,他许子寅才是挖墙脚专业户,所以这句话非常完全以及极度地不可信!但是不管怎么说,她陈诺也是个四好青年,知道凡事不能急于求成,所以决定静观其变,徐徐图之。

    许子寅走后不多久,宣萱和裴晓露回来了,还提着一大堆零食,招呼陈诺一起吃,陈诺瞟了一眼两人从袋子里掏出来的包包罐罐,全是自己爱吃的,暗想倒真是“一条龙服务”,随手挑了几样吃起来。

    第二日陈诺依允去他师父家吃饭,才走到了门口就被师母迎了进去,只怪她昨天怎么没过来吃饭。师母和陈诺又寒暄了几句话便进厨房忙活了,过了一会儿门铃响了,师母在厨房里叫她开门,说大概是许子寅来了。

    许子寅也是她师傅带的得意门生,没事也总爱往她师傅家里跑,有热闹必凑,陈诺在肚子里腹诽了几句,不情不愿地磨蹭到门口,开了门看也不看门口人,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走,走了半晌身后一点声音也没有,陈诺心说今天许子寅怎么这么老实,朝后偷偷瞥了一眼,这一看小脸立马通红,来的哪里是许子寅,分明是她师傅家的公子林羿回来了。

    林羿好像刚刚从学校回来,手里抱着几本硬皮大书,穿着随意的休闲裤和T恤,眼镜微微耀着光,嘴唇轻轻抿成了一条线,越发显得人冷峻。

    陈诺努力笑地自然,道:“师兄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林羿看了眼陈诺,道:“我不应该早回来?”

    陈诺默了,虽然她不是这个意思但她而完全无从反驳。陈诺无言地看着林羿随手将书往矮柜上一放,换了鞋子面无表情地从自己眼前走过,径直走到了沙发前,在沙发前突然愣了一下,陈诺心中一跳,目光随着看过去,只见沙发上俨然一个大坑,便是方才自己坐着的地方。刚才自己边吃边哆嗦,竟然悟出这么大一个坑,陈诺想说,真的不是因为自己的吨位惊人,才造成这个后果的,但是显然沙发不这么认为,只见林羿气定神闲地在大坑旁边坐下,沙发竟然岿然不动,半点没有软下来的意思。莫非这年头连沙发都开始觊觎起美色,挺直了身子要来个亲密接触?

    电视上正播着台湾综艺节目,主持人荤腥不忌地谈着,林羿皱了皱眉头,拿起遥控器调了起来,陈诺本以为林羿是要寻个严肃正派的节目,但当他毫不犹豫的放弃了新闻报道,跳过了访谈评论,无视了科教栏目,停在某卫视频道上时,陈诺看着电视上满世界晃动着的白花花的羊羔们,无语凝噎了。

    这时门开了,许子寅跟着他导师一起走了进来,看见电视上播着的动画片,指着屏幕笑道:“我就知道,我那天就说这长得和你多像,看着跟自己在演戏似的,你那么自恋,一定喜欢。”

    陈诺看着屏幕上短腿短胳膊的生物,怒了,抄起沙发上的垫子就朝许子寅扔过去。

    许子寅一把接过垫子,一脸调笑:“才多大的黄毛小丫头,这绣球可不是你能乱抛得的啊。”

    陈诺平生最恨人说她矮小,这许子寅句句不忘讽她一讽,陈诺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小脸涨得通红瞪着许子寅。

    许子寅以前同陈诺小打小闹惯了,陈诺的脾气早摸得七七八八,知道再不哄这小丫头就要闹起来了,于是马上笑呵呵地服软,作势要去安慰。

    可是这次陈诺瞪着许子寅,就这么瞪着,然后毫无预兆地眼睛一眨吧,两行清泪就顺下来了。

    许子寅呆了,这不是他第一见陈诺哭,平时陈诺就爱挤出几滴眼泪来撺掇她师母师傅联合对付他,大家早就习惯了,一起演个戏哄她高兴就是,但是这次陈诺也不叫也不闹,仿佛整个人都掏空似地,就剩两行泪直挺挺从眼眶里挂下来。

    饭也不烧了,电视也不看了,一家人全拥上去哄人,但是陈诺愣是一句话也不说,就抿着个嘴在那里开闸放水。

    这招够狠!许子寅要是第一天认识陈诺他可能也就信了,但是她陈诺是什么人啊,要是他三两句话就能让她哭得梨花带雨,那他也不会总被她往死里压迫!看她边哭倒在沙发上还边小碎步地往林羿身上靠,许子寅直恨得牙痒痒。可是虽然他心里清清楚楚,真正的悲剧却在于,他一万分地笃定陈诺是装的,但是一看到她那魂飞魄散的样子,又禁不住深深自我唾弃,许子寅啊许子寅,你干什么总犯贱要去拂人家逆鳞啊?

    一家人好说歹说,许子寅就差把心剖出来给陈诺呈上了去,终于是把陈诺哄停了,师母匆匆回厨房将菜做好端出来,已经到下午了。一顿饭许子寅吃得心胆俱裂,一边他师父师母唇枪舌剑防不甚防,一边殷勤地给陈诺夹她爱吃的糖醋排骨,结果这小丫头片子竟然一块一块夹出来扔在桌子上,说:“你筷子夹过,脏。”

    许子寅恨不得扑上去一把掐死陈诺,但是一咬牙切齿死瞪着陈诺,陈诺就将哭红的眼睛缓缓地一眨,仿佛下一秒又要开闸了,许子寅忙换上标准笑脸,八颗牙齿闪闪发光。

    可是陈诺她是什么人啊,人不犯我我尚犯人,人若犯我我气死人!陈诺也甜甜朝着许子寅一笑,将扔在桌子上的排骨用筷子猛的一戳,排骨咕噜噜就滚到许子寅面前了:“那许师兄你把他吃了吧……你干嘛这么看我,我知道了,你自己都嫌自己筷子脏。”说完转过头又说:“师母,许子寅他浪费粮食了。”

    靠,是可忍孰不可忍!许子寅从小到大哪里不是众星环绕,哪个人不是争着抢着捧着他,偏偏在陈诺这里就没吃过好果子。许子寅看着陈诺一副“桌子上滚遍了也比你筷子干净”的样子直恨自己为什么没在第一眼见她时就将她一掌拍死。这陈诺长得一张娃娃脸,粉雕玉琢煞是可爱,身高还不到自己胸口,抱出去没准以为是他私生女,所以他一直当自己妹妹捧掌心里护着惯着。开始他还觉得陈诺一个二十多岁的人能长成这样是人间奇迹,现在他知道了,有句话叫做相由心生,就陈诺这性子,刁蛮任性恣意妄为睚眦必报霸道不堪,要是她能出落成个玉立亭亭的淑女那他许子寅蹲一蹲没准也能长成七个小矮人了!看看,是七个,无性繁殖的!

    一直吃到三点,一顿饭才好不容易吃完了,陈诺婉拒了师母留她吃晚饭的打算,说晚上还有个新生见面会要,不过手上倒是一点也不客气,从师母家里仔细揩油了一番,大包小包全让许子寅给拎着,连矿泉水都装了两袋。

    许子寅万分悲催的发现,每次他都以为他的极限到了,下一秒就可以狂暴了将陈诺一击秒死在地上,但是回过神来自己又端着张笑脸,任凭陈诺牛马自己了。许子寅拎着两袋子矿泉水,一路心中愤愤想:让你故意牛马我,到时候看你怎么自己拿上去,到时候哭着跪着求我我也不替你送上去。

    到了宿舍,许子寅委婉表示对无法为陈诺将东西送进宿舍万分惋惜,陈诺倒是难得未恼,将吃食都拎着,两袋矿泉水轻描淡写甩给许子寅说:“你不是要去打球,哝,全赏你了。”说完哼着歌进了宿舍楼。

    许子寅看着陈诺的身影消失在视野里,虽然未得逞心中所想有些可惜,不过想陈诺还惦念着自己打球要喝水算是面子有些回来了,觉得这两袋矿泉水今日怎么长得万分俊俏,回想起刚才拎着它们的一路也好像非常地舒爽愉快,也一路哼着歌往球场走去。

    许子寅走到球场两袋水往地上一放,高声道:“哝,我家小师妹孝敬来的。”一群人调笑着围上来分赃,许子寅顿觉面子又回来很多了。

    不过这面子是那么地转瞬即逝,因为下一秒,准备将裤子口袋里东西掏出来上场打球的许子寅赫然摸到了几块粘糊糊的东西,掏出来一看,可不就是中午被陈诺扔在桌上的那几块糖醋小排嘛!

    “靠!!”许子寅咬牙切齿怒火中烧,排骨在手里捏得咯吱响,他就想今日陈诺怎么还知道惦记着自己要喝水,原来就算计着自己手里拎着水,就不会将手插回口袋里,这小丫头片子算计了一路就等着自己在球场上众目睽睽下挖出一手的排骨名垂青史!!

    从那天起,校园里关于许大帅哥的新闻开始从桃色转向“□□”级别了,但是许子寅经过不懈抗争后终于不屑抗争了,因为他发现,他在陈诺面前是永无极限的,而且他也发现,与小人斗是永无出头之日的,他只是越来越想知道当初他到底是被哪路妖孽附身了,偏偏要去招惹陈诺这小霸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