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七寅 - 第七章 什么时候对他动手? 女总裁的王牌赘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被血牙那小子一提醒,我蓦然响起自己下山这么多天一直都忙于种种琐事,反倒把最重要的修炼给延误了。



    修炼不是一朝一夕的,一旦松懈就好比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想到这里,我连忙双腿盘膝而坐,闭上双眸开始修炼黄庭古经。



    听老头子说,黄庭古经曾是道家的绝学,他也是游历世界机缘巧合而获得得手的,这其中的玄妙何其高深,他穷尽一生都没有参悟透彻。但从古至今,任何一个学会了黄庭古经的人都绝不破例地站在了谁人时代的巅峰,俯瞰天下,唯他是尊!



    所谓黄庭,也叫做中丹田,是人身冲脉之首,重新至尾一共十二轮需层层意会。十二轮又分为顶四轮,内四轮和外四轮,每一轮都对应着差异的能力,而且划分为四个周天,划分是初天,化天,元天,神天,层层递进,只有四个周天全部修炼圆满方可买通下一轮。



    位于人身上部的是顶四轮:神轮、顶轮、神堂轮、吼轮。这四轮堪称是秘境之轮,黄庭古经中纪录,这四轮任开一个都足以拥有横扫千军万马的实力,若是能连开两轮,据老头说,那可就是“神”的境界了,直接可以飞升和et友好会师。



    至于顶四轮全开,是至今为止从未有人做到过,传说中一旦练成,拂手间破损星辰,吞吐日月,那都是轻而易举的小事。



    再往下即是内四轮:心轮,掷中轮,秘轮,转轮。内四轮虽不及顶四轮那么玄乎,但一旦打开就可以让人脱胎换骨,逆天改命。心轮一开,世间万物的心思皆可一眼看透,甚至可以控制其心志为己所用。掷中轮则可以洗精伐髓,让人刀枪不入,百毒不侵,甚至**成神。至于秘轮和转轮更为玄妙,一旦掌握便可以无中生有,化实为虚……



    而最后四轮即是外四轮:入迷轮,化神轮,练神轮,灭神轮。可以助修炼者脱离物质理论的束缚,随心所欲。



    可是黄庭古经尚有一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地方,那就是初修炼者会随机买通一轮。有仙资的修炼者直接买通顶四轮之一,脱离凡境:天赋异禀者则是内四轮之一,脱胎换骨:而我的运气最憋屈,偏偏开了个练神轮,简直是鸡肋啊!



    在山上十几年的时间才把练神轮修到了神天境界,只管到了这一步我已经可以做到强化五官,透人皮骨、明晰经络命脉,亦可觉察到百米外的风吹草动,让我在战场上无往倒霉,但我心里仍然很不爽,凭什么别人一下子就可以脱胎换骨,而我苦苦修炼十几年却还只是利便偷窥?



    要不是修为迟迟没有进步,我早就下山了。



    不外走运的是,临下山的前几天我碰巧开通了神天境的摄神能力,能够吸取对方的威势、来富足自己的杀气,外放的杀气也可以凭证自己的心意实体化,凝练成一把无形的尖刀,几米粗的树桩都可以一击贯串。我的神念也可以逐步脱离躯壳去探索外境,可是规模仅限于周遭五百米,而且极不稳定。



    下山这么多天,我也吸收了不少的精神和威势,正好趁这个时机一同炼化。



    我双手随着脑海中的影象变换行动,结印,入定。时间一分一秒已往,我的小腹之中似乎有一团暴烈的火苗正在不停膨胀,连血液都开始沸腾起来。



    刹那间,脑海中无数道精神威势宛若溪流马上浮现,竟然足足有几十条那么多。



    我马上惊了,心中惊呼:“照旧城里人会玩啊,威势如此富足,这比我在山里呆泰半年收集的还要多。怪不得修为一直止步不前,原来是外界情况约束。”



    我已经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长舒一口吻,心中沉声吼道:“就是现在,给我炼化!”



    哗啦啦!几十条溪流马上汇聚在一起,化作一条飞跃汹涌的江河涌入我的意念之中。



    我感受自己的意识海洋正在被一股强大的攻击力所震荡,脑壳里嗡嗡作响,原本就靠近充盈的意识海仍然在不停地被填充,有一种立马就要炸裂开的剧痛。



    但我仍咬紧牙关坚持,这样的历程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履历,只要挺已往肯定有好的效果。



    嘶——猛烈的疼痛让我止不住倒吸凉气,但痛苦之余我惊喜发现自己停滞了几年的修为竟然隐隐有松动的迹象!



    “终于是要来了吗?”我激动到身体哆嗦,索性放弃了反抗,任由一股股洪流猛兽的威势冲刷而来。



    ……



    这历程足足一连了十几分钟,一切海不扬波后,我整小我私家似乎被抽干了气力,摇摇欲倒。



    “没想到这一次买通的是入迷轮。”我心中悄悄念道,但我已经精疲力竭,恨不得整小我私家瘫倒在床上。



    而已而已,先睡一觉,明天再试试这入迷轮的威能。



    我松了口吻,正准备倒床就睡,突然我的神念不受控制地暴射而出,宛若一张遮天巨网铺天盖地地飞了出去。



    这是什么情况?



    我被当下发生的事情惊到,修炼黄庭古经这么久,意识不受控制的事情照旧第一次泛起。不外我并没有忙乱,这其中一定有他的意义。



    我的意念迅速扩散,眨眼间便凌驾了五百米的方位,仍在飞速向外。



    不到一分钟,周遭十几里内的场景宛若3d围绕一般泛起在我的眼前,宛若身临其境。



    我名顿开,原来这就是入迷轮的能力——意念外放,而且规模辽阔到令人咋舌。



    新能力让我的倦意瞬间消散,我不停地搜寻自己感兴趣的场景,就从这栋黄家别墅开始。



    我看到黄莺正坐在床上不停地哭泣,哭声降低而隐呜,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个劲地往下掉,看上去似乎有满腹的委屈。



    “看来,黄莺很有可能是被逼无奈,有可能是我错怪她了?”



    场景变换,我又进入了自己老丈人黄擎天的房间,只见他身形微微弯曲地站在阳台上,侧耳似乎在听什么。



    这大晚上的站在阳台听风?等我仔细一看,黄擎天的扑面竟然还站着一个黑衣人!房间之中没有开灯,漆黑一片,我起劲去看仍然分辨不出黑衣人的面相,只能约莫看个轮廓。



    “你这么急来找我,有什么事情要说的吗?”黄擎天的声音细微之中带着显着的敬重。



    黑衣人徐徐启齿:“你准备什么时候对他动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