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七寅 - 第六章 头上一片青青草原? 女总裁的王牌赘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黄莺轻咬嘴唇,娇躯微微抽搐,满脸极不情愿地扶着肩带往下徐徐滑落。



    看到这一幕的我马上握紧拳头,满身都气得哆嗦起来。这个女人一天到晚在我眼前装矜持,不让我进房间,还不让我碰,却背着我在房间里跟此外男子私会。



    我悄悄侧身,想要看清黄莺究竟是在和谁偷情,然而我却在屏幕上看到了于蒙那张长满痘疮的脸。



    我愣了一下,怎么会是于蒙?之前在公司的时候于蒙对黄莺动手动脚,甚至霸王硬上弓,按原理黄莺应该对他厌恶至极,怎么会跟他视频。



    岂非她早就跟于蒙有一腿了,一直在耍我?



    只见屏幕上的于蒙脸上充斥了淫当的邪笑,盯着屏幕眼神凝滞,口水都快流下来了。绝不夸张地说,用猥琐这个词形容他都算是在赞美他。要害是除了于蒙,我发现屏幕上尚有另外一人。



    一个男子面无心情地坐在于蒙的身后,看上去应该是中年,头发油光放亮,尖锐的鹰钩鼻上架着一副纯黑墨镜,嘴巴上叼着一根褐色的雪茄,俨然一副大佬容貌。



    而且我的知觉告诉我,此人绝不简朴,他身上散发着一股气息,让我隐隐有些不安。



    我嘴角一连抽搐了几下,感受自己全身上下的每一寸毛孔都疯狂张开,宛若火山口冒着滚烫的热气。



    好你个黄莺,出轨还玩出名堂来了,竟然同时跟两个男子果聊,这下被我逮到了吧。等我进去现场捉奸,看你还怎么装!



    一股浓郁的恼怒轰然发作,我站定身子,右脚猛地踢出!



    砰的一声闷响!房门被我直接踢开。



    黄莺见我闯进来,张皇地将脱到肩膀部位的吊带衫一把拉上,啪的一声关上了电脑。



    “李凌!你进来干什么?”她从椅子上起身,满脸涨红地盯着我。



    我冷冷一笑:“你演出得这么带劲,我进来看看还禁绝了?怎么,是不是还要我给小费刷礼物啊!”



    黄莺脸色马上一僵,面颊气得微微哆嗦:“你竟然偷看?”



    “我可没有偷看,是你自己门没有关好,我碰巧看到而已。怎么,做都做了,还不敢认可?”



    黄莺冷哼一声,往前一步鼻子快贴到我脸上:“我需要向你认可什么吗?可笑!你只是我花钱雇来的而已,我做任何事情你都无权过问,懂了吗?给我出去。”



    我被气得咬紧牙龈,一口怒气卡在喉咙之中没有发泄出来。



    好你个黄莺,真把我李凌当成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了?他奶奶个熊,既然你不把我看在眼里,那也别怪我不客套了!



    盯着眼前黄莺火辣丰满的身材,之前被我强行压下的那股子邪火忽地一下又窜了起来。



    我顺势一把揽住了黄莺的纤纤细腰,黄莺还没来得及反映,整小我私家就直接贴到了我的身上。手上随即传来一阵柔软触感,就像是摸在棉花糖上,让人舍不得松开。



    “你……你想干什么?”黄莺眼中闪过一抹恐惧。



    我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弧度,悠悠地说:“我可以不外问你的事情,但咱俩都领了证了,还没有入过洞房呢,我看今晚花好月圆,正好把洞房的事情补上。”



    “李凌你敢!”黄莺两个眼睛马上瞪得跟灯笼一样大,看上去威风凛凛汹汹,但身体却不住地挣扎。



    我冷冷一笑:“你看我敢不敢!”



    黄莺不停地在我怀里挣扎,两个小粉拳卯起劲来捶我的胸口,然而这点力道对我来说跟挠痒痒没有任何区别。



    啊~好好闻的香味,这女人竟然还特地洗了个澡,简直是天助我也。



    淡淡的香水味就像是催化剂一般,彻底引发了我体内的那股热火,我低头吻向黄莺那细腻平滑的脖颈,宛若饿狼扑食。



    黄莺直到现在仍然没有放弃挣扎,两只腿不停地蹬我:“李凌,你忘八,你把我铺开!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我就报警!”



    我嘿嘿一笑:“这是我们伉俪俩的事情,警员来了也管不着。”



    黄莺胸前那一对高耸随着她挣扎的行动左右摇晃,在半透明的衣衫之下,宛若两只小白兔呼之欲出,看得我兽血沸腾!我咽了口口水,正准备撕开那层薄如蝉翼的阻隔,没想到黄莺却突然放弃了挣扎,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



    我愣了一下,仔细一瞧,她眼眶里竟泛起了泪花。



    突如其来的变故给了我个措手不及,我连忙停止了行动,满脸疑惑地看着她那张梨花带雨的精致面庞。



    “你哭个什么,我还什么都没做呢。”



    然而黄莺的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似的,一个劲地往下掉,一边哭还一边哽咽:“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横竖你们这群男子都不是什么好工具,从我接手公司的那天起,我的身体就已经不属于我了。”



    说完,黄莺摊开双手,摆出一副任我宰割的姿态。



    黄莺的话让我马上皱紧了眉头,岂非她这么做有自己的心事?难不成跟视频中谁人神秘的男子有关……



    直觉告诉我,这件事情并没有我一开始想的那么简朴。



    我从她的身上起来,淡淡地说:“一动不动跟块木头似的,把老子的兴趣都弄没了,真特么的扫兴。”



    黄莺也连忙从床上爬起,红着眼睛冲着我吼道:“李凌你忘八!”



    我不行置否地一笑:“你今天才知道吗?哈哈,今天暂且饶了你,不外这洞房我早晚要洞的,你做好准备就是。”



    黄莺听言,娇躯猛地一震,双手死死地护住自己胸前。



    我懒得与黄莺纠缠,大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从口袋里掏出黄莺的手机。这是我适才出来时趁她不注意顺走的,就是为了从她的手机里找到一些我想知道的情报。



    叮叮~



    我刚拿脱手机,屏幕上便弹出了两条短信,短信泉源,于蒙。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我连忙点开了短信的内容。



    “臭表子,你竟然敢挂我老大的电话,活腻了吗?你别忘了,你公司那些高层,客户的性命都掌握在我的手中,只要我一句话就能让你黄莺身败名裂,倾家荡产!”



    “别给脸不要脸,赶忙给我把视频打开,我老概略看你脱光了跳艳舞。”



    看完短信,我嘴角不经意上扬,我说于蒙这个狗工具怎么这么嚣张,原来背后尚有个老大给他撑腰。



    我掏脱手机,拨通了我小弟血牙的电话。



    血牙是我以前在外洋执行任务的时候认识的,其时他上了一个土田主的二奶被人追杀,我随意脱手救了他的命,然后他就心甘情愿成了我的小弟。厥后我才听说他老爹是这南海市的海防部长,手握重权,分分钟就可以调动军队。



    “嘟~嘟~”



    我足足等了一分钟,电话才接通。



    我火气马上就上来了,冲着电话吼道:“你小子怎么回事!翅膀硬了照旧怎么的,连你老大我的电话都不接了,是不是皮又痒了啊?!”



    血牙连忙唯唯诺诺地给我致歉:“老大!不敢不敢,我哪敢不接您的电话啊!我这里太嘈杂了,这不是刚适才听见嘛……”



    我仔细一听,电话另一头满是劲爆的dj舞曲,还夹杂着不少女人撒娇般的嬉笑声,看来血牙这小子又去迪厅找乐子去了。一天到晚就知道玩,下次见了面我得好好教育他一顿。



    “老大,您今天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啊?有什么需要资助的只管说,我马上部署!”血牙的声音马上清晰不少,看来他应该是找了个清静地方。



    我没好气地回应:“这几天你给我二十四小时待命,另外帮我准备点精锐人手。”



    我话还没说完,血牙就一口允许:“老大您放心,您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对了老大,您啥时候能够把黄庭古经第二层教给我呀,我这第一层只能打十几个,什么时候才气向您一样以一敌千百,那多帅啊!”



    我不禁翻了个白眼,血牙这小子,一天到晚就想学黄庭古经,却不知修炼一途最隐讳的即是心急。



    “少空话,把我交给你的事情办妥再说。”说完我便挂断了电话。



    现在一切都准备停当,我搓着手心中冷笑,于蒙啊于蒙,敢逼我李凌的妻子,那就和你老大等着被我弄死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