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七寅 - 第一章 飞来“艳”祸 女总裁的王牌赘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我叫李凌,今年二十三了,却照旧一个地隧道道的老处男。



    这都归功于山上谁人刻薄刁钻的死老头,我已经记不清给他执行了几多任务,大到南非刺杀反zf武装首领,小到替他偷村里刘未亡人的贴身亵服,怎么着也缔造了几十亿的经济价值,没想到这死老头每月只给我发三百块钱的薪水,还要扣税,落得手里只有二百五。



    二百五十块钱醒目什么?听说我偷的刘未亡人那套亵服都值好几百,以我这个薪资水平,想娶个媳妇得不吃不喝攒一百年。死老头还让我从小学什么《黄庭道古》的秘笈,说是练成之后能坐拥四海、金玉满堂……玛德,我不会再相信他了。



    下山!



    听说表哥在城内里当过太子,隔三差五就要换女朋侪,似乎很厉害的样子。我已经等不及了,连夜偷偷下山,到城内里去找表哥,争取多挣点钱,也在年底说个媳妇是正经。



    表哥听说了我来城里的目的之后,信誓旦旦说没问题,找个女人还不简朴,包在我身上了。随后带着我到了一家叫做“公主约会吧”的场所。



    “接待惠临!”



    刚进门两个穿着火爆的玉人就朝我们俯下身子,露出深深的事业线,我心头一跳,暗想表哥是给我找到许多女人,但似乎都不怎么正经。



    我们穿过舞池内里摇头晃脑的许多年轻人,表哥双眼冒着绿光,嘿嘿直笑,两只手不停在许多女生的屁股上抓来抓去,还让跟在后面的我背黑锅。



    好不容易走到桌边坐下来,表哥要了一打啤酒,跟我干了一杯说:“这杯给你接风洗尘,哥先吹了。”



    我们两小我私家连吹好几瓶,喝的肚子也涨了,照旧不见有女人过来搭讪,我有点无聊,说道:“这些女人都不正经,我要娶媳妇的,你别给我整个野鸡过来。”



    表哥一双贼眼四处瞄了瞄道:“哪能啊,表哥是那种人吗?我告诉你这里有不少都是良家,许多几何白领啊总裁啊上班压力大,都要来放松放松,到时候你就看哪个女的喝醉了,看准了你就上,装作是她朋侪扛回家,表哥给你打掩护。”



    “你这也太下流了。”



    我郁闷的干了一杯酒说:“这种事情我绝不会干的,我要回去睡觉了。”



    正想起身走人的时候,隔邻的突然传来咣当一声脆响,似乎有人砸碎了酒瓶子。我转头看了看,见隔邻桌上坐着几小我私家,其中一个满脸痘疮的年轻人,脖子上挎的大金链子金光四射,手里端着羽觞道:“来嘛来嘛,最后一杯来。”



    他身边坐着一个身穿玄色长裙的女人,身体藏在阴影之中,容貌看的不太清楚,但能看出是个大尤物,尤其是胸前高耸的两座山峰最是吸引人。



    此时酒吧的旋转灯光照了过来,瞬间把谁人女人的容貌照了个清清楚楚,虽然只是一瞬间,我却瞧了个清清楚楚,忍不住心中悸动,原来世上尚有这么漂亮的女人,她比我在电视上看到的谁人叫什么亦菲的女人还要漂亮,鹅蛋脸,不厚不薄的嘴唇,随处都流露着高尚的气息,让人心中纳闷,这么一个清冷高尚的女神,怎么会来这种地方?



    “真的只是最后一杯了。”



    谁人玉人擦擦嘴角,很不情愿的接过羽觞,仰头喝干。



    一杯喝完,那桌的所有人都清静下来,一言不发的看着谁人玉人。没过多久玉人突然扶着额头,晃了晃脑壳,似乎是喝醉了,有点犯晕。



    “哈哈!”



    桌上的人发作出猛烈的哄笑声,满脸痘疮的年轻人脸上挂着自得的笑容,伸手扶住玉人,嘿嘿笑道:“没事吧?”



    “头晕。”玉人无力的说了一句。



    痘疮年轻人哈哈大笑道:“头晕就对了,马勒沙漠的,老子追了这表子泰半年,今天就让她做我的女人!”



    桌上其他人都起哄喝彩,叫道:“恭喜于少啊。”



    “这帮人渣!”



    我不忍心这么美的女人就这么被糟蹋了,拍着桌子站起来,表哥连忙阻止道:“哎哎哎,那是人家的猎物,你别加入了,一会再打起来了……”



    打架我还真没怵过谁,见谁人宇少在羽觞内里下了几滴药,还想灌着玉人喝下去,我伸手就按住他的手腕,冷着脸道:“这么欺压女人不太好吧。”



    于少望见我,脸色马上阴沉下来,问道:“你是哪个?这是我女朋侪?关你什么事?”



    女朋侪?我冷笑一声,掐住他的脖子,捏开嘴,把下了药的酒全部灌了进去,问道:“女朋侪是吧?咱们来看看你给女朋侪的酒内里下了什么药。”



    于少被酒水呛的咳嗽两声,没过多久眼睛马上开始犯迷糊了,他不住晃着脑壳,指着我大叫:“给我干他!”



    桌上其他人全部抄起酒瓶子,咣当咣当砸了个稀碎,声势倒是很吓人。



    我伸手拿起桌上的一罐牙签,倒出来捏在手内里。



    那些人都笑了起来,不屑道:“这个煞-笔想干啥?拿个牙签给哥几个剔牙照旧咋地?”



    我抬头看着他们问:“听说过鬼门十三针吗?”



    “我听你妈啊!”



    一帮人抓着碎酒瓶子朝我刺了过来,我心想既然你们没见过,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手上的牙签全部运劲射了出去,丝绝不差的射中他们身上的穴位。



    几小我私家马上七摇八晃,有的直接瘫软在地上,有的垂着手不能转动,惊慌叫道:“怎么回事?这小子会妖法吗?”



    我抬脚把他们几个踢开,伸手扶起座上的玉人往酒吧外面走去。表哥连忙追了上来,欣喜的拍着我的肩膀说:“没想到你小子尚有这一手,可以啊,哥给你开房去,一会你拔头筹,我上第二轮。”



    我皱眉看了他一眼说:“她中了迷药,要赶忙给散发药性,否则会失事的。”



    表哥恬着脸凑上来,笑嘻嘻说:“让我试试,我也能帮着散发几下。”



    “滚开!”



    我把他赶了回去,自己扶着玉人到了一家宾馆开房,准备给她用内功散掉体内的毒性,然后送她回家去。



    在宾馆房间内,我把手上的玉人放在床上,锁上门,转头见她眼神迷离的看着我,一对高耸的胸脯不停上下升沉,容貌勾魂摄魄。



    我强忍住心里的邪念,上前按住她的肩膀道:“没措施,我现在要给你解毒,可能得脱衣服了,你忍着点好了。”



    说完颤巍巍剥下她肩头的长裙,露出衣服下面的内容。



    我吞了吞口水,正想把她转已往开始运功,没想到她却轻哼一声,直接扑到我怀内里,火热的嘴唇吻了上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