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王列那 - 第七章 两个朋友的对话 条顿森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书林吧小说,点击进入

    瓦鲁斯一行人伴着朦朦晨光从驿站出发,前往日尔曼尼亚。

    随着弯道增多,道旁的风景已不是一般模样。在晨雾掩盖下,村庄里露出的屋顶在阳光映照下若明若暗;远处,小湖在山脚下闪闪发光、雾气在山腰处愈发流光溢彩。这行人不时停下脚步,静静欣赏迷人的景色。

    路过群山,道路越来越窄,离日尔曼尼亚也越来越近。

    以后的路途变成了非常惬意的旅行,经过昨晚的思考,瓦鲁斯又恢复了他那一贯慵懒的神情。阿契丽娅和亚马逊一左一右挨着瓦鲁斯坐在新换的宽敞马车里,瓦鲁斯饶有兴趣地观赏着道旁美境,感到疲惫时就把头依靠在姐妹俩中的一个人肩膀上。

    对这好象游山玩水样的旅行,除了尤尤蒂云其他人都没有什么意见。瓦鲁斯的马车驭手苦着个脸儿,这样缓慢的速度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何况如果以这样速度到达日尔曼尼亚,谁知道瓦鲁斯还会不会兑现他的诺言?不过,尤尤蒂云识相的没有开口,毕竟瓦鲁斯每年给他的报酬比一个普通罗马公民的家产还要多,他可不想失去这个人人羡慕的工作。

    在莱提亚行省首府特里登图姆【注1】休息的时候,大批瓦鲁斯在罗马城的侍从仆人奴隶赶了上来。

    ……当鲁基乌斯?维尼西乌斯那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房门口时,瓦鲁斯高兴的一下子跑到门口,把自己最好的朋友抱在怀中。

    不过,热情拥抱后瓦鲁斯发现了一个忧愁的维尼西乌斯:那个战场上无畏、生活中开朗的罗马青年贵族如今眼光抑郁,垂着脑袋。只有抬起头时眼睛才会显出点亮光,嘴唇露出一丝苦笑。

    “还是见不到她?”瓦鲁斯小心翼翼地问。

    瓦鲁斯口中的“她”是指屋大维的外孙女小朱丽娅,她现在按照奥古都斯的命令被流放在贝亚拉城,默默爱着小朱丽娅的维尼西乌斯在她被流放后也跟到那个小城去了。

    瓦鲁斯第一次知道维尼西乌斯的爱情是在叙利亚。

    罗马军占领卡莱城后,在全军的热烈欢呼声中,瓦鲁斯接受了士兵们奉献给他的“英佩拉托”【注2】的称号。

    随后在卡莱城的金库内,虽然早有估计,但缴获的金银财宝数目之巨还是让罗马人膛目结舌,瓦鲁斯不禁感慨地想到,东方的君王在他们的子民身上和“丝绸之路”上的商人们那里究竟搜刮了多少财富?用这笔金钱他给士兵们颁发了优厚的奖赏,这时士兵们才知道,他们的新铠甲和新武器都是由昆克提利乌斯家族的武器作坊打造的。

    在平原上歼灭了帕提亚帝国在叙利亚的主力也是帝国最精锐的部队后,帕提亚的藩国如亚美尼亚王国、阿狄亚贝尼王国、阿特洛帕提尼王国以及一些部族纷纷遣使来向罗马人示好。尤其是亚美尼亚王,这个在罗马和帕提亚之间摇摆不定的国王甚至表示愿意提供一万名骑兵来协助瓦鲁斯和他的军团。又打了几次小规模的胜仗后,瓦鲁斯的兵锋已经直指帕提亚的中心地区了。

    这时候,一个奥古斯都的使者来到了叙利亚。

    结束了与一个沙漠中的部族谈判的维尼西乌斯回到卡莱时,一个消息已经传得满城皆知了:奥古都斯提议,瓦鲁斯和他的外孙女——朱丽娅和阿格里巴的女儿小朱丽娅联姻。

    这意味恺撒家族和昆克提利乌斯家族的携手,而在和小朱丽娅结婚后,瓦鲁斯将获得继承屋大维的权力,因为屋大维是如此的迷信血缘和婚姻的作用;甚至有人在预测,瓦鲁斯将取代代表克劳狄家族的提比略在屋大维身边的地位,因为克劳狄家族在罗马人心目中名声很差,这个家族的成员都是贵族优越感和贵族权势的坚定维护者,对待平民历来态度强硬而傲慢,有些人甚至在争吵和纠纷中殴打保民官【注3】。

    维尼西乌斯大惊失色,他对小朱丽娅的感情除他自己外一直没人知道,此时他也不想去寻求瓦鲁斯的帮助,尽管他知道瓦鲁斯肯定会答应他的请求。维尼西乌斯不愿意看到瓦鲁斯为了对自己的友谊而放弃这一下子成为屋大维亲属甚至继承人的机会。

    虽然维尼西乌斯竭尽全力想表现的与平时一样,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瓦鲁斯还是察觉了。

    在不动声色地盘问了维尼西乌斯的贴身奴隶后,瓦鲁斯简单地回绝了奥古斯都的使者。

    当维尼西乌斯从自己贴身奴隶那儿了解原委后,狂喜而又带着内疚的维尼西乌斯奔进了瓦鲁斯的帅帐。他本来以为自己有好多话要对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说,却只说出了一句“瓦鲁斯!”,就和瓦鲁斯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后来屋大维以过分奢侈和*的罪名流放了一大批罗马人,其中就包括了小朱丽娅和她的母亲朱丽娅以及著名诗人奥维德,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恼怒地以为瓦鲁斯拒绝这门亲事的原因,是小朱丽娅*的作风,而倒霉的奥维德却偏偏是小朱丽娅与无数情人幽会的牵线者。

    “不但没有见到,我还收到了奥古斯都亲笔写的一封信,上面只有一行字:‘你到贝亚拉城来看望我的外孙女儿,太放肆了!’我也不能再呆在那里了!恰好这时候收到了你的信,我就赶来了。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渡过接下来的时光。” 维尼西乌斯满面愁容。

    瓦鲁斯沉默了一下,他没有想到屋大维会对小朱丽娅这样严厉。要知道,当初提比略第一次出征多瑙河地区时,屋大维是在当时担任罗马执政官的维尼西乌斯的祖父马尔库斯?维尼西乌斯大力协助下,才促成年轻又没有经验的提比略担任罗马军队统帅的。

    “我的维尼西乌斯,非常抱歉,我本来以为会与马克曼尼人作战,所以就给你和奥萨拉写了信,希望你们来担任我的副将。现在看来,也许是白白打扰了你。”瓦鲁斯指了指桌上一封刚刚随着他的仆人们一起到来的信件,“元老院在我离开罗马后不久就通过了一项和约——罗马和马克曼尼人已经议和了。”

    “没关系,反正我在贝亚拉也呆不下去了,知道自己爱的人近在咫尺却不能去见她,实在太痛苦了!去日尔曼尼亚散散心也不错。” 维尼西乌斯勉强挤出一丝微笑。

    有些话瓦鲁斯并没有说出口,本来他还打算利用这次战争的机会让维尼西乌斯多立战功,然后让他去向小朱丽娅求婚,现在恐怕这个愿望有可能要落空了。

    “这次元老院怎么会这么匆忙和马克曼尼人议和了?” 打起些精神来的维尼西乌斯很快发现了问题所在。

    瓦鲁斯露出些许苦笑,“还不止呢,莱茵河的中下游西岸都被交给了马克曼尼人,他们的国王马罗波杜乌斯还被授予了‘罗马人的盟友’的称号。”

    维尼西乌斯皱起了眉头,认真思索起来,然后说道:“在我去贝亚拉的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瓦鲁斯郁结了几天的情绪爆发了出来,他从来不在自己最亲密的朋友面前掩饰自己……

    “还不是提比略那个蠢货,虽然我不得不承认他是个高明的统帅,但他决不是一个合格的统治者。他给罗马带来了一场本来可以避免的旷日持久的战争。”

    “我还以为这是你所期待的呢,瓦鲁斯。” 维尼西乌斯露出了种揶揄的表情,“让我想想,记得在几个月前我收到的信里,某个我认识的天才就肯定地预言了这场战争。”

    他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你真正失望的是,不能指挥一支罗马大军对马克曼尼人进行战争了吧,我亲爱的瓦鲁斯?”

    瓦鲁斯英俊的面孔带了一点潮红,被人说中了心事总是有些令人尴尬的,即使是被自己最亲密的朋友说中了也是一样。

    “另外,恐怕你也对奥古斯都开始认真惦记你感到有些不安了吧?毕竟和他比起来,你还不过是只蚂蚁,而他是只狮子,要知道狮子想碾死只蚂蚁还不算困难。” 维尼西乌斯一针见血的指出了瓦鲁斯这几天真正担心的地方……

    离开罗马没多久,在迎面而来的冷风吹拂下,瓦鲁斯很快就清醒了过来。

    屋大维和玛赛纳斯怎么可能犯这么简单的错误?这里面肯定有圈套!不过,他并没有让队伍停下来。首先,按罗马法律,握有军权的人,在军权未交卸时不得进入罗马,瓦鲁斯可不想被一直在等着他犯错的玛赛纳斯抓住这个把柄。其次,既然看来罗马统治者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个有威胁的对手,此刻回去恐怕也来不及改变什么了,只能让他们认为自己更加危险。

    就让他们以为自己还在按着他们的步骤行动吧,没什么比能够让自己的对手低估自己更重要的了!

    所以,直到瓦鲁斯看见克里荣的驿站时,才下令去进行离开罗马以后第一次的休息,玛赛纳斯的探子不可能跟踪他到这么远。

    在克里荣的驿站里,瓦鲁斯仔细思量了过去发生过的几件事:首先是在叙利亚战死的克拉苏的孙子——里西纽斯?克拉苏,当时他是马其顿行省的执政官,在多瑙河战役中大获全胜,并在战斗中的一场决斗里亲手杀死了对方的最高将领,他被奖励了一次凯旋。可是他在庆祝的道路上走得过了头:他又申请得到了一个古代的荣誉——“最伟大的毁灭者”,这个荣誉是给予那些在战斗中亲手战胜对手的罗马指挥官的。这些荣誉仪式包括把被杀的敌军指挥官的盔甲进献给朱庇特神庙等令人无限敬仰的活动,在此之前,整个罗马城历史上只有三次颁布过这种奖励。

    由于小克拉苏获得的这个头衔会把他变成最有影响力的军事领导人之一,这会对士兵们对于奥古斯都的忠诚产生负面影响。于是奥古斯都用了一些手段来阻挠颁布这个头衔,而小克拉苏在庆祝了这场胜利后很快就从公众眼里消失了,据说是在一场莫名其妙的病中死去了。

    后来,又一个总督也给自己弄出了同样的麻烦——屋大维的亲信将领康涅留斯?加卢斯在埃及被合并后被任命为埃及行省的最高长官。象小克拉苏一样,加卢斯也在镇压叛乱和进攻邻国上战功卓著。他曾率兵在尼罗河第一瀑布附近与埃塞俄比亚作战,并获取胜利。后来加卢斯又试图侵入阿拉伯,想穿过亚丁湾,打通与印度贸易的道路,虽然最后没有成功但也取得了一些胜利。

    一时高兴过了头的加卢斯,用刻碑的方式来纪念自己伟大的胜利。于是,恼怒的奥古斯都马上就通知加卢斯——奥古斯都不再把加卢斯当作自己的朋友了。接踵而至的是指控——飞快地缺席审判——判处流放——抄没财产……这位将军的社会地位和政治生涯就这样毁于一旦,而他的生命也时时处在危险中,最后,绝望中的加卢斯自杀了。

    这两个人都是罗马名将,受到自己手下军团的爱戴,有数不清的身居高位的朋友,且都有势力庞大的家族在背后支持,然而在奥古斯都的权力下,这些对抵御屋大维的打击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想起他们,再联想到自己卸任叙利亚总督时,从罗马赶来的那几个检察自己有没有贪污受贿的官吏,瓦鲁斯不禁打了个寒战。

    ——原来这些都根本不足为恃,其实仅仅是因为自己一贯小心翼翼,在叙利亚没有沿袭一般行省总督都会捞一笔的做法,连按惯例由自己随意支配的军团战利品,除了奖赏士兵和支付了家族的武器款外,都上交了一大部分给国库,加上被免职以后的韬光养晦和种种使玛赛纳斯迷惑的举动,才保住了自己过了这么久太平日子。从这次的发生的事情来看,奥古斯都根本没有放松对自己的警惕。

    “要算计别人,自己还太年轻了!”瓦鲁斯抹去了自己额头上的一丝冷汗。

    “那么,我们的计划还要进行下去么?我看得出来,你有些害怕了。”维尼西乌斯问道。

    瓦鲁斯没有回答维西尼乌斯的问题,反倒向自己的朋友问了一个问题:“如果里西纽斯?克拉苏和康涅留斯?加卢斯活在真正的共和制度下,他们会有什么不同的结果?维尼西乌斯。”

    维尼西乌斯错愕了一下,不假思索的说道:“他们会成为罗马手中的利剑,它的光芒将使窥测罗马的民族睁不开自己的眼睛。”

    “是啊,可这些利剑刚刚闪出自己的光芒就被折断了,因为这些剑实在太锋利了,可能反过来伤到伟大的奥古斯都。”瓦鲁斯有些悲凉地说道:“这样的悲剧还会不停的上演,只要罗马的统治还是在以一个人的意志为转移!”

    年轻的罗马贵族站直了身躯,眸子闪闪发光。

    “想想看,生活在光辉罗马的他们,为什么会和生活在愚昧东方的苏莱纳有一样的遭遇?我就是想改变这样的状况!不能再让这样的悲剧在罗马上演!哪怕我成为下一柄被折断的宝剑。

    在我之前——正直的加图坚持过!伟大的布鲁图尝试过!高尚的德鲁苏没来得及实现!在我之后,不知道还有没有人愿意这样做?现在的罗马人日子过得太舒服了——他们已经住进了豪华住宅和郊外的别墅;拥有了他们所希望的游艇和马车;有世界各地的奴隶听他们使唤;他们尝遍了全世界的美酒,踏遍了青山绿水,玩遍了从巴塞罗那到底比斯的所有女人;世间所有的文字书籍都能在他们的图书室里找到,他们家里的墙上挂满了最美丽的图画,吃饭的时候有世界上最优秀的音乐家来为他们演奏。而这一切只要心甘情愿的对统治者进行奴颜婢膝就可以获得!

    短视的罗马人忘记了,如果权力集中在一个人手里,那他们的后代就只能不停把希望寄托在出现一个比较宽容些的统治者了,而绝对的权力会使人绝对的腐化!

    维尼西乌斯,你说的对,我是有些害怕了,但我不会退缩。在历史的苍穹中,被选中的人会成为星辰,照亮整整一个时代,接受后世万代的景仰。如果能亲手擦亮历史的夜空,那会是多么美丽,与此相比生命又算得了什么?”

    “好吧,既然幸运女神的宠儿这样决定了,我这个情场上的倒霉蛋当然要跟着你了。” 维尼西乌斯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现在看来,我们的计划要有些变化了,等到了日尔曼尼亚看看具体情形再决定下一步吧,奥萨拉正巧前一段住在高卢,他应该会比我们先到那里。”瓦鲁斯沉吟了一下说道。

    古老的条顿森林,被有所等待的寂静笼罩着。

    松树上娇嫩的松果被透过树梢进来的日光照射下,发出黄澄澄的亮光,每一根松针都独立闪烁着红里透蓝的色彩,鱼鳞般的树干被点点阳光映照的分外迷人。这里最多的是有林王之称的大橡树,它们的树干有两人合围粗,树头在最大可能的角度向上探起,生机勃勃,展示着生命的坚韧和顽强。云杉骄傲的挺立着,树杈互相紧紧依偎在一起,形成一堵厚厚的墙壁,仿佛一支手持树枝长矛的步伐一致的军队,静候着统帅的命令……

    在这阳光难以穿透的原始森林里,几个看上去有些模糊的身影正在聚会。

    “该死的马罗波杜乌斯!他也算个日尔曼人?我们这里都准备好了,他却和罗马人讲和了!”一个粗豪的嗓子低吼着。

    “在那么大好处前,这个贪婪的家伙果然经不住诱惑!”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响起。

    “可惜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现在罗马人的军团都开往多瑙河去了,如果马罗波杜乌斯肯和我们携手,我们就可能推翻罗马人的统治,甚至把他们赶回莱茵河对岸去!现在我们怎么办?”一个冷静的声音显然在询问某个人的意见。

    “新的日尔曼尼亚总督就要到了,我们先去迎接他吧!”

    一个沉稳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慢慢在林中升起,随后消失在一阵狂风掠过森林的树叶带来的声浪中……

    注1:据考证大概在今意大利北部的特伦托。

    注2:(imperator)后来西方“皇帝” (emeperor)的称谓就是从这里演变而来的。在共和国时期,如果取得一次大捷,指挥的统帅有时候会被士兵们奉献这个称号。后来在帝国时期,每一次战役的胜利都被认为是因为君主的英明才取得的,所以每获胜一次,元首就给自己加一个“英佩拉托”的称号。最后干脆每过一年,自动加一次,久而久之成了元首的代名词。

    注3:保民官由平民会选举产生,最主要的职责是保护平民的权益。除战争时期外,它对政府的决定有否决权。为防止受贵族迫害,保民官有人身不可侵犯权

    在此深深感谢“弦歌雅意”君的厚意,至于第五章开头部分杀猪的描写,是因为军刀兄弟在一次qq上聊天时开玩笑说:他是个养猪的,我就写了那段来恶搞他,呵呵。

    另,君之大作《星空倒影》简介中的词句,写的实在精彩:

    在历史的苍穹中,被选中的人会成为星辰,照亮整整一个时代,接受后世万代的景仰。

    我们称他们为“英雄”。

    我不是英雄,我这一生中最荣耀的时刻,不过是在英雄的身侧,看他们亲手擦亮历史的夜空。

    或许我可以说,我是在那片星光闪烁的苍穹下,真实而微不足道的……

    一个倒影……

    我看见后马上用在了瓦鲁斯的对话中,删去了我原来设计的台词。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